台北當代藝術館 官方網站 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, Taipei

首頁 關於MOCA

台北當代藝術館 悼念李俊賢先生

李俊賢前館長紀念文

 

驚聞李俊賢前館長過世消息,台北當代藝術館館長潘小雪與全體同仁無不表現悲傷與不捨之情,我們在此緬懷過去他的一生對台灣藝術的貢獻,並且思考如何持續他的精神,接力建構台灣當代藝術的責任。

 

李館長是一位藝術創作者、教師、美術館館長,作為藝術家,他用創作實踐的方式,建構台灣美學,把台灣最真實的原始力量挖掘出來,台灣的馬路、荒野、檳榔、香蕉、漁船、海洋、河流、島嶼、臉孔…,用快筆狂刷,俗又有力之中富於詩意。當年尚未覺醒的年代,台灣人自我嫌棄,瘋狂追求西方思潮與風格的時期,他卻不怕孤獨寂寞,如此愛著自己的文化,用生命創造了藝術,畫出台灣人叫喊的聲音。他的繪畫有一個特殊之處,在畫面中玩弄中文成為台灣語彙,看似攤販叫賣與廟宇文化,或者是粗俗的飆罵語言,卻是藝術戲謔反諷的高明手法,他有一個尚未完成的計劃《歸蘭巴火》最為極致。我們想像傅柯如果活著看了他的畫,應該不會只談瑪格利特吧!

 

李俊賢在擔任高雄市立美術館期間,率先做起《南島藝術》的美學建構,與太平洋南島諸國的跨越海洋策展、駐村、建立資料庫、出版等等,不但成為高美館的特色,對於健全台灣藝術史非常有貢獻,造就了台灣原住民藝術家的創造力以及展演的舞台,如此翻轉台灣藝術的航向,從朝著西方與中國的追求,掉頭轉向無盡想像的太平洋,為我們打開視野,發現那些稱呼台灣為「Mother Land」的島嶼諸國,每個地方都有他們的文明與尊嚴,從而反思台灣自身的自由、尊嚴與詩意。

 

李俊賢對於台灣原住民藝術家的培力不餘遺力,這並不是來自他個人的好惡或者同情弱勢,而是他看到一種真實,作為藝術創作、論述、寫史的那個真實,絲毫不受他者文化埋沒的泥土力量。他常親自到台東花蓮探望藝術家,尤其是原住民藝術創作者從他的眼神中看到自己被重視、被欣賞,心中升起無限的希望。他們受邀到高美館駐村、展覽,出國,一年又一年的鼓勵和提拔中,原住民創作者從達魯岸的美術館,從圖騰思維到當代藝術,從語無倫次到侃侃而談,這些發展的過程,永遠不會忘記李館長的浪漫與冷靜。

 

我們總是想起兩年前他在台北當代藝術館參展作品「後植民計畫」的影片中,騎著三陽野狼,跟著幾個少年家,沿著台灣鄉村小路,彎彎蜒蜒地,台灣生態多樣性的風景在他周圍升起,一山過了一山,南國,再見南國,多麼深植人心的豐厚情感啊。南島騎士,我們將永懷在心。

當代館館長潘小雪暨全體同仁 共同致上哀悼與感懷